蒙牛“喝下”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乳业三国杀现突破

时间:2018年12月31日    信息来源:时下要闻 【字体:

  12月24日,港股上市的中国圣牧出售股权一事终于尘埃落定。根据其发布公告显示,已于12月23日与蒙牛签署投资协议,拟3.03亿元向蒙牛出售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牧高科)的51%股权,其余49%仍由中国圣牧持有。
  伊利、蒙牛和以生产有机奶著称的圣牧之间的“三国杀”,今天出现突破性进展。

蒙牛“喝下”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乳业三国杀现突破
 
  今天早上,在港上市的中国圣牧(01432.HK)发出公告,拟3.03亿元向蒙牛出售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这意味着,一年多以前被伊利终止收购的圣牧,如今找到了蒙牛的投资。同时这还意味着,蒙牛通过这次合资交易,将染指圣牧全部下游乳制品业务链,包括生产及分销液态奶的业务,并通过交易进一步拉近之前制订的“千亿目标”的距离。
  中国圣牧公告称,在12月23日与内蒙古蒙牛订立投资协议。据此,后者同意购买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有限公司(目标公司)的待售股份。代价为3.03亿元人民币,蒙牛须向公司附属圣牧控股及附属圣牧高科分别支付1.58亿元及1.44亿元。
  圣牧控股及圣牧高科分别向蒙牛出售目标公司26.67%权益及24.33%权益。在股份购买协议完成后,蒙牛及中国圣牧将分别持有目标公司51%及49%权益,目标公司将不再于公司综合财务报表中确认为附属公司,并预期将于蒙牛的综合财务报表中确认为其附属公司。
  目标公司董事会应由五名董事组成。内蒙古蒙牛有权提名三名董事,而圣牧高科有权提名两名董事。目标公司董事会应设一位主席,从内蒙古蒙牛提名的董事中选举而出。
  公告还称,根据重组,中国圣牧应将所有下游乳制品业务链及相关资产转让予目标公司, 包括但不限于知识产权。于重组完成后,呼和浩特市乳品将由目标公司持有 100% 权益,而目标公司将成为一家拥有完整业务链及资产的公司,以进行有机乳制品(不包括婴儿配方及其他配方奶粉产品)的生产及分销。
  中国圣牧同时宣布,鉴于内蒙古蒙牛向圣牧高科授出贷款融资,与认购方A订立认股权证认购协议A,公司已同意,于若干先决条件获达成后,向认购方A发行认股权证A。经计及根据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将予发行的代价股份,认股权证A应分两批发行,包括第一批10.8亿份认股权证及第二批1.17亿份认股权证。

蒙牛“喝下”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乳业三国杀现突破
 
  与认购方B订立认股权证认购协议B,公司已同意,于若干先决条件获达成后,向认购方B发行认股权证B。经计及根据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将予发行的代价股份,认股权证B应分两批发行,包括第一批1.27亿份认股权证及第二批1377.4万份认股权证。
  为啥圣牧要做这笔买卖?该公司今天表示,蒙牛配备强大的管理团队及稳固的中国乳制品分销网络。“凭借中国蒙牛的核心优势及中国政府出台的有 利乳业政策,与中国蒙牛互利互惠的合伙关系可为其股东创造价值。于目前市 况下,经营乳制品业务需要动用本集团大量资源,因此,董事认为与中国蒙牛 合作对本集团有利。”
  此外,圣牧预计,2019年度合损益表中录得来自出售事项的净收益(经扣除相关税项及开支后)约人民币1.22亿元。
  据公告显示,目标公司(于重组完成后包括呼和浩特市乳品)主要从事生产及分销液态奶。
  在港上市的中国圣牧是在2016年11月宣布,向中国最大乳业品牌伊利出售23.51亿股公司股权,占已发行股本37%,每股作价2.25港元,较公司停牌前2.43港元折让7.41%,涉资52.9亿港元。此事,圣牧股价在3个月内已涨了近六成。
  当时,伊利表示,收购圣牧股权是为产品升级,打造内地有机奶第一品牌,同时提高国际影响力,利用香港上市平台对接全球资本市场,有助公司海外融资、扩大海外资本市场知名度。

蒙牛“喝下”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乳业三国杀现突破
 
  中国圣牧创始人姚同山
  在2017年3月,圣牧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姚同山在香港谈到伊利入股时,他说联合公告已列明条款,交易将按照相关程序推进。不过在4月,伊利股份就发布《关于终止收购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股权暨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原因是作为交易的先决条件之一,这次收购没有得到商务部反垄断审查的批准。
  此事件后,圣牧管理层出现变化。去年12月,创始人姚同山辞任圣牧首席执行官,改由大股东、圣牧董事长邵根伙兼任代理首席执行官,姚同山则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姚同山曾经是牛根生时代蒙牛的首席财务官,2010年自立门户创办圣牧,并“独创了沙漠有机奶全产业链体系”,一手把该公司迅速打造成上市企业。
  邵根伙现年51岁,2016年9月加入中国圣牧董事会,其引人关注的另一身份为大北农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现同时为中国圣牧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

蒙牛“喝下”圣牧高科奶业51%股权,乳业三国杀现突破
 
  邵根伙加入圣牧前,圣牧的业绩已经出现了显著的变化。该公司2017年中期纯利同比减少98.4%至638.1万元,当时该公司归咎于多个因素,包括圣牧自有品牌有机液态奶产品销量下降,同时为支持销售渠道、适度下调液态奶产品价格、原料奶售价相比上年同期有所下降等。邵根伙当时表示,市场上恶性价格战9月后就会好转,但减价策略会维持一至两年,又预计市场业务艰难时间即将会过去。不过最终,当年该公司业绩由盈转亏9.86亿元。
  时间来到2018年,圣牧继续进行调整。今年9月,圣牧表示,为适应市场发展变化及提高营运效率,该公司将不再于本年度的有关认证届满后就其部分牧场申请有机认证。
  2018年12月,圣牧公告表示,由于对贸易应收款项及其他应收款项计提减值拨备,预期导致该公司全年溢利总额减少约人民币10.6亿元,且2018年将取得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如此,这家同时养牛和卖液态奶的公司,最近还增加了对上游的投入。就在21日,圣牧才宣布拟斥3亿元及发行6.89亿股代价股份收购12家牧场公司。

最新专题